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科概况 >> 学科沿革 >> 正文

骨科学的发展历经古代、近代及现代三个阶段。古代骨科学源于古希腊和中国,古代医学家把生命现象回归到大自然,用自然哲学思想来解释生命现象。由于运用了自然哲学观点,直观的实践经验得以升华到理论的高度。16世纪,《人体的构造》的发表,奠定了近代解剖学基础;17世纪《骨组织的血液循环及其构造 》的报告,开创了骨组织形态解剖生理学。在此基础上,1741年安德雷首次提出了骨科学的学名,并被广泛接受,标志着近代骨科学的兴起。近代骨科学基于机械唯物主义自然观,使骨科从古代笼统直观的猜测中解放出来,成为一门以分析和实验为主的学科。19世纪末20世纪初,自然科学发生了深刻的革命,促进了技术的迅猛发展,为现代骨科学的发展提供了先进的物质条件。随着现代科学技术与医学越来越密切的结合,大量新技术应用于骨科,解决了诊断、治疗、预防和康复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极大地推动了骨科的进展。21世纪新材料、新工艺的突飞猛进为骨科提供了理想的植入材料、诊疗器材、诊疗手段。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导致新理论、新技术的迅速产生和渗透,使骨科在更高的层次上综合,在更细微的层次上分析。

30年来,骨肿瘤保肢技术有了长足进步发展,替代了过去单纯的截肢手术。恶性骨肿瘤的保肢手术由两部分组成:瘤段骨的节段截除及对截除后遗留的大段缺损实施各种重建措施。虽然有许多困难的问题尚未解决,如人工假体的早期和晚期的松动、断裂;异体骨移植造成的疲劳骨折和膝关节高度退行性变、关节功能丧失殆尽;其它并发症,如复发、感染、骨折等,据权威研究统计发现,应用上述方法,术后平稳地渡过恢复期者仅占55%;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肢体关节功能曲线不断下滑。在目前诸多保肢技术方法的探索中,微波高温治疗骨肿瘤为骨肿瘤提供了有实用价值的外科治疗技术手段。

60年代,Urist发现了骨形态发生蛋白,将骨缺损修复材料的研究、应用从单一材料,如自体骨、异体骨、羟基磷灰石等人工合成材料,引入了复合性材料阶段,如将骨形态发生蛋白与各种载体材料复合修复骨缺损,引发了骨缺损修复材料的革命,为组织工程骨缺损修复材料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组织工程骨缺损修复材料可能成为未来相当长期内骨缺损修复之理想材料。

受疫苗在感染性疾病中的影响,肿瘤瘤苗在本世纪初开始使用于临床。用肿瘤瘤苗进行主动免疫治疗的目的是克服因肿瘤产物造成的免疫抑制状态,刺激特异性免疫来攻击肿瘤细胞。瘤苗在诸如黑色素瘤、肾癌、肝细胞癌等病变的研究应用中取得了良好的进展,骨肉瘤的瘤苗的研究应用,特别是标准方案的制定,有望成为有效的治疗手段之一。

Bircher1921年首次发表了与关节内窥镜相关的报道。五十年代,制造并临床应用了第一架有实用价值的膝关节镜,并于1962年进行了关节镜下首例半月板部分切除术。时至今日,膝关节镜技术飞速发展,为膝关节镜外科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及应用基础。目前,膝关节镜在膝关节病损的诊断、治疗、随诊和评价手术疗效等方面已成为一种公认的极有应用价值的工具。随着膝关节镜手术器具的不断更新、新技术的不断出现,膝关节病损的诊治一改传统方式,不仅在施予治疗措施之前就能清楚地确定病变的程度及范围,而且在影响膝关节功能最小前提下,可镜下完成多种膝关节病损精准的外科手术治疗,并将其推广应用至几乎人体所有关节及脊柱外科,骨科从而进入微创外科技术时代。

国内本专业学科发展简史、现状、局限性及不足

1963年陈中伟等成功地再植断手,1986年陆裕扑等首次十指断指再植成功;1966年扬东岳等首创移植足趾重建拇指、手指;1970年顾玉东等应用神经移位治疗臂丛神经损伤成功。各地用显微外科技术使断指再植成功率提高到95%。带血管游离皮瓣、肌皮瓣、骨瓣、关节、足趾、阴茎再造等均获成功。目前我国手外科无论技术、推广及水平均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关节置换国内起步虽晚,但由于产品的通用性,目前国内关节置换正在步入国际较为先进水平,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吕厚山即为典型代表。

脊柱各种疾病外科治疗国内均可开展,如脊柱骨折各种内固定手术治疗,严重脊柱侧弯的外科治疗等。但脊髓损伤目前尚无良好对策,多种新方法仅停留在研究水平。北京协和医院为目前国内脊柱外科代表。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及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为骨肿瘤外科治疗代表。后者的骨肿瘤插入式微波天线阵列诱导高温原位灭活治疗骨肿瘤为首创。

1957年北京医学院设立运动医学研究所,科研成果累累,但目前无论研究水平及仪器设备较之国外先进水平尚存一定差距。

北京、上海等地建立儿童医院并发展小儿骨科,积累了大量脊柱侧凸矫治、肢体不等长、先天假关节矫治病例,对儿童先天畸形及股骨头无菌坏死等疾病做了探讨和论述。

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变更,骨科伤病谱有了变化,交通事故创伤明显上升,我国人口众多,新生儿、老年人数增长,先天性疾病、老年疾病、骨肿瘤及骨转移癌、类风湿关节炎相应增加,因此,骨病防治重点也相应在转移。

现代骨科既有精细分科,又有多科综合,即向纵深发展,又在更高层次相互渗透结合,互相推动。现代骨科的突出趋势是有限化、显微化、取代化。

国内骨科最突出的不足是匮乏自主创新的技术应用于临床,主要依靠引进国外新技术填补国内空白。

例如就骨肿瘤的治疗而言,亟待突破的技术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

1、加紧骨肿瘤基础研究,为骨肿瘤的治疗提供进一步的理论支持。说恶性骨肿瘤是“不治之症”并不危言耸听,其原因根本在于目前人们对该疾病尚缺乏足够了解认识,只有从基础彻底揭开骨肿瘤之谜,才有望治愈此病。因此,基础研究尚需人类投入大量精力。

2、寻求积极、有确切疗效的技术方法,以替代目前应用的瘤段截除加结构重建方法,克服诸多尚未解决的困难问题,如人工假体的早期和晚期的松动、断裂;异体骨移植造成的疲劳骨折和膝关节高度退行性变、关节功能丧失殆尽;及其它并发症,如复发、感染、骨折等。

3、加强肿瘤生物治疗的研究开发,使肿瘤生物治疗在骨肿瘤治疗中起到应有的作用。

4、研制结构功能更好的骨缺损修复材料,以满足真正意义上的生物力学需求。

5、目前国内转诊机制不完善。骨肿瘤是较为罕见的一类疾患,尤其是恶性骨肿瘤仅占人类全部恶性肿瘤的1%左右。多数医生很难积累比较充分的诊治经验。西方国家把骨肿瘤患者多集中于少数的专科医院处理。但在国内,尚未形成可行的转诊制度,许多病例得不到合理的诊断与治疗,预后非常悲惨。在基层医院,误诊误治现象非常普遍。因此,转诊制度的建立势在必行。

版权所有:第四军医大学都医院骨科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86)029 84777733/84777734/84777739 /84717700/84717709/84717715/传真:(86)029 84778358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新寺路569号唐都医院骨科中心